172-0698-9090

腾龙案例

缅北滇缅公路,走进滇西抗战史

2021-04-03 13:44

    1942年3月至1945年1月,滇西土地上围绕抗战,书写了许多可歌可泣却无法作为“主旋律”的历史。四年前策划纪念抗战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报道时,就萌生了去趟滇西的想法。此次与同样退休了的省广电蒋先生、唐先生和还在上班特地请假的苏北人民医院张先生相约,通过自驾滇缅公路,亲身追寻滇西,用良知回报那段让人动容的历史。
    滇缅公路自云南昆明至缅甸仰光港,为抢运抗战物资,由云南省政府主席龙云提议于1938年紧急修建,共动用民工15万人,工程师200人,仅用8个月时间,就抢修出了这条被美国总统罗斯福称赞为“人间奇迹”的滇缅公路。老照片展示了当年筑路的情景。
 
    滇西深陷高黎贡山中,属青藏高原南部横断山脉西部断块带,山高坡陡切割深,垂直高差4000米以上,高山峡谷多,怒江、澜沧江、金沙江穿流而过,滇缅公路在这样的地貌上修筑难度可想而知。这是在飞机上看到的高黎贡山。
 
    滇缅公路筑成后,时任西南联大教授、社会活动家曾昭抡(曾国藩胞弟的曾孙,五七年被划为大右派成为闻名全国的“六教授”之一。其妹曾昭燏曾任南京博物院院长,文革中跳灵谷塔自杀身亡)专门乘车对路况进行详细记录写成《缅边日记》一书,书中说保山至龙陵是“整个滇缅公路修得最好的一段”,通过网上检索,这一段目前保存最完好,抗战遗迹也最多,电视剧《我的团长我的团》《滇西1944》均以这一带为背景。鉴于此,我们从南京直飞保山,在当地租了一辆帕萨特,驶上滇缅公路。
 
    抵保山次日,我们首先凭吊了滇西抗战纪念碑。在这里,遇到一群搞团活动的学生,领头的拿着讲稿在发言:“我们是革命的后代,要继承先烈的遗志…”“革命的后代”应属共产主义阵营,滇西抗战的先烈都是国军,这当中的逻辑关系似乎没法理清,于是便无心再听。也难怪,现在的孩子谁能搞清历史?
 
    据了解,后来公路建设滇缅公路有些路段已被改造成国道失去了原貌。根据功课,离开滇西抗战纪念碑后,我们靠导航找到诸葛营,从这里开始驶上当年的滇缅公路。诸葛营是诸葛亮南征屯兵之所,也叫汉营,这里除了一块遗址石碑,便是一大片荒地。
 
    诸葛营地势平坦,或许在这里新建国道比较容易,无须利用滇缅公路来改造,因此,被遗弃在田地间的滇缅公路诸葛营段成了乡间土路,倒也保留着原始的感觉。
 
    出了诸葛营,滇缅公路与320国道重合成了铺装路,一路都很好开。过了大官市,有段路面在维修,等待通行等了一小时。至中午一点多,我们才赶到707。滇缅公路从昆明向西到施甸时恰好遇到一块坝子(山间盆地),往来车辆便在此休息补充给养,此地原无名称,因昆明至此707公里,当年的司机把这里叫做了“707”,口口相传,707也就成了因滇缅公路而生的镇子。
 
    午饭后继续前行,盘山路多了起来,忽上忽下。一路经过不少滇西抗战遗址。
 
    车过大山口,开始驶上滇缅公路保留段:弹石路。修筑滇缅公路时,因青壮年大部分应征入伍,劳工中有很大一部分是老人、妇女和孩子,没有先进的工程设备,只能用大锤大石碾等传统工具,把石头砸碎夯在路面上一点一点向前推进。究竟有多少滇西百姓为修筑滇缅公路而牺牲已无统计,但当地志显示,平均每公里就倒下近20人。车开在弹石路上尽管很颠,但却一下子开进了历史。
 
    沿着弹石路,翻过几个山头,我们来到一个山头上的开阔地,站在这里往深处望去,怒江就在脚下。向远处望去,怒江上那隐约可见的“细线”,便是著名的惠通桥。
 
    惠通桥是滇缅公路跨越怒江大峡谷的必经之道。1942年5月我远征军入缅征战失利后,部分溃军、华侨、难民从滇缅公路撤回国内,日军趁势追击,为防止日军跨越怒江天险进逼保山、昆明大后方,国军守桥部队果断将桥炸断,上演了一场惊心动魄的战斗,将日军机械化部队阻隔在怒江一侧。
 
    从看到惠通桥到开到惠通桥,在盘山路上一路向下“旋”了一个多小时。惠通桥如今已不通行,过怒江须走一侧的红旗桥。在这里,我们第一次遇到边境检查。过了怒江,与惠通桥相距五六百米,便是滇缅公路上著名的老虎嘴。
 
    如路边告示牌所言,路筑至此,必须将山打开一豁口,才能过江。筑路之难可想而知。七十年前,战地记者肖乾写过这样一段文字:“有一天,你旅行也许要经过这条血肉筑成的公路。你剥桔子糖果,你对美景亢歌,你可别忘记听听车轮下面咯吱吱的响声,那是为这条公路捐躯的白骨,是构成历史不可少的原料。”今天的老虎嘴仍能感受到当年的险峻。
 
    过了老虎嘴,盘山旋了一个多小时,到了松山。松山系高黎贡山山脉,主峰濒临怒江峡谷,公路通过其间,前临深谷,背连陡坡,形成天然锁钥,素有滇缅公路的直布罗陀之称。滇西反攻中,松山战役最艰苦、最惨烈,历时95天,中日双方伤亡比率高达6:1,算是“惨胜”,但此胜将战线外推,打破滇西战役僵局,拉开了中国大反攻序幕。